新闻

在日本,极简是一种生活哲学!

 2020.01.23

前几天因为工作需要,我去东京的几家大型MUJI店逛了逛。那么今天就想跟大家唠唠:设计与生活哲学的话题。近些年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国人超强的购买力以让人惊叹的速度席卷全球,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夏天,法国巴黎的老佛爷和春天百货被我们的同胞疯狂购物到各个专柜都要配上1-2个会中文的服务人员的场景。买得多,不会收纳,造成的结果就是需要时找不到。我有一朋友很喜欢逛街购物,衣服越多却越找不着衣服穿,她曾经闹出了一个大笑话:同一件外套她分别买了4次,前3次都是吊牌没摘就不知道塞哪儿去了,等到真要穿时实在找不到,就又去买了一件。像这样的混乱恐怕很多人都有过,但其实外在世界的无序是你内心混乱的表现,外在环境越无序,说明你内心力量越动荡不安。

 

 

日本经济发展在我们前面,我们现在经历的这些,他们也都经历过。于是才诞生了诸如《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断舍离》《生意兴隆的扫除力》......这些教大家收纳东西、扔东西,让生活回归简单的理论和技术指导书籍。极繁之后回归极简,日本人把这个过程研究到了极致!从个人家庭生活到集体公司企业、从日常行为到商品设计,日本人都取得了不错的成果,其中优秀代表就是MUJI无印良品。

 

 

无印良品不像一般企业那样会把自己的产品包装得花里胡哨,它的最大特点之一就是极简。它的产品拿掉了商标,省去了不必要的设计,去除了一切不必要的加工和颜色,简单到只剩下素材和功能本身。它的每一件产品都在探寻这件器物的本源,也就是抛开了现代文明所沾染的色彩,志在发现其最初理所应当的样子。在无印良品的专卖店里,除了红色的“MUJI”方框,顾客几乎看不到任何鲜艳的颜色,大多数产品的主色调都是白色、米色、蓝色或黑色。而浅褐色是MUJI的标准色,因为当制造纸张时,如果把漂白纸浆的程序减去,成品就是自然的浅褐色......后来,将这个环保的概念彻底实行,就成为了MUJI独特的美学智慧。除了店面招牌和纸袋上的标识之外,在所有无印良品商品上,顾客也很难找到其品牌标记。正如MUJI无印良品的艺术总监原研哉所说:最美的设计是虚无。而虚无,正是一切事物最初的状态。无印良品的设计理念、美学主张、素材选择等等,已经超脱了商品品牌的局限,成为了一种“极简”生活方式或一种“富有禅意的思辨”的生活哲学的代名词。

 

 

而在商品的开发计划之外,推动产品的极简设计理念与社会大众进行沟通的人正是MUJI的艺术总监原研哉。很多人认为原研哉不是个前沿的平面设计师,而是一个研究及实践不同设计理论的社会学家。原研哉自己则说:“我是一个设计师,可是设计师不代表就是一个很会设计的人,而应该是一个抱着设计理想来生活、来活下去的人。就好像一个在园子里收拾整理的园丁,我每天都在进行概念设计、思考设计的本质,抑或以写作去传播设计理论,这些都是一个设计师必须做好的工作。”原研哉自2002年担任无印良品的设计总监至今,带领MUJI发展出“这样就好”、“MUJI=虚无的容器(Emptiness)”,以及“人不一定要追求名牌,而是自己所要的生活方式,回归单纯、自然”的品牌形象。

 

 

而在商品的开发计划之外,推动产品的极简设计理念与社会大众进行沟通的人正是MUJI的艺术总监原研哉。很多人认为原研哉不是个前沿的平面设计师,而是一个研究及实践不同设计理论的社会学家。原研哉自己则说:“我是一个设计师,可是设计师不代表就是一个很会设计的人,而应该是一个抱着设计理想来生活、来活下去的人。就好像一个在园子里收拾整理的园丁,我每天都在进行概念设计、思考设计的本质,抑或以写作去传播设计理论,这些都是一个设计师必须做好的工作。”原研哉自2002年担任无印良品的设计总监至今,带领MUJI发展出“这样就好”、“MUJI=虚无的容器(Emptiness)”,以及“人不一定要追求名牌,而是自己所要的生活方式,回归单纯、自然”的品牌形象。

 

 

武藏野美术大学本科设有: 

・日本画学科

・油画学科

・雕塑学科

・建筑学科

・基础设计

・影像设计

・艺术文化学科

・设计信息学科

・工艺工业设计学科

・空间舞台设计学科

・视觉传达设计学科



2019年,千代田美术指导学院已成功指导张钊玮、陈钇霖、刘炜峥、陈旻、王露、李坤明、邹佳正、曹启森、项雅文、周梓童、张烨、周振、吴文健等人顺利考入武藏野美术大学。如果你也有一个就读日本名牌大学的梦想,如果你也以武藏野美术大学、以拜入原研哉教授门下学习为目标,那么欢迎报名千代田美术指导学院,我们助你一臂之力!扫描下方二维码,加千代田美术指导学院专业咨询号,一站式解决你的所有艺术留学问题。






<<前のニュース   次のニュース>>